核心提示: 埃德加·斯诺名著《红星照耀中国》早期版本中配有的英文版中国陕北地图,地图反映了抗战时期延安与国际上的联系。图片由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文物管理委员会独家授权&ld

 00

埃德加·斯诺名著《红星照耀中国》早期版本中配有的英文版中国陕北地图,地图反映了抗战时期延安与国际上的联系。图片由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文物管理委员会独家授权“我报道”发布。

70多年前,来自苏联、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波兰、丹麦、朝鲜、越南、缅甸、泰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的正义人士参加和支持中国的抗战。而中国人也投入到了国际反法西斯战场的第一线。

新华社记者 李云路、许晓青、蔡敏

北京举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在即,目前已有49个国家和10个国际组织确认将出席纪念活动。

9月3日,在天安门广场,除中国军队外,将有11国派方队、6国派代表队参加阅兵。31个国家已表示将派军队观摩团参加阅兵观礼。

这映现出二战中,中国作为世界反法西斯阵线的同盟国之一,与各国正义力量一起抗击黑暗邪恶力量的一幕。

“最长的战争”

“埃德加的名字,从1931年起就上了日本人的黑名单。他无论到哪一个日本占领区去,总要成为日方的攻击目标。”曾与丈夫一同亲历东方战事的海伦·福斯特·斯诺于上世纪70年代重返中国,如此回忆战争经历。

《红星照耀中国》的作者埃德加·斯诺被认为是最早报道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及1932年淞沪抗战的外国记者之一。

“自1931年日军侵华开始,我经历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场战争’,此时希特勒还未在德国上台,但已能感受到日本的法西斯主义。”海伦在个人回忆录中写道,从1931年算起,到1945年二战胜利,这是自己一生经历的“最长的战争”。

00001

1936年,埃德加·斯诺在陕北采访途中。 新华社1982年2月6日发  

海外学者一般把1939年9月德国闪击波兰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但早其8年,东方战场就已存在。

英国剑桥大学中国史教授方德万认为,不应以“局部战争”来看待中国抗战,“一旦摆脱了以英美为中心的对战争的分析,便可以开拓一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东亚战场的新理解,其中的国内动员抵抗日本侵略才是中心”。

不少外国人从一开始就参加了中国抗战并为之捐躯。

1932年,27岁的美国人罗伯特·肖特驾机升空帮助中国人打击侵略者,后遭日机围堵壮烈牺牲,成为抗战期间首名在华牺牲的美国飞行员。2014年,中国民政部公布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中,肖特的名字在列。

中国人也较早开始援助国外难民,尤其是遭到纳粹迫害的犹太人。

1938年至1940年,有“中国辛德勒”之称的何凤山在担任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的两年间,为大批犹太人提供了“生命签证”。

000002

1936年,埃德加·斯诺在陕北采访途中。 新华社1982年2月6日发  

海外学者一般把1939年9月德国闪击波兰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但早其8年,东方战场就已存在。

英国剑桥大学中国史教授方德万认为,不应以“局部战争”来看待中国抗战,“一旦摆脱了以英美为中心的对战争的分析,便可以开拓一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东亚战场的新理解,其中的国内动员抵抗日本侵略才是中心”。

不少外国人从一开始就参加了中国抗战并为之捐躯。

1932年,27岁的美国人罗伯特·肖特驾机升空帮助中国人打击侵略者,后遭日机围堵壮烈牺牲,成为抗战期间首名在华牺牲的美国飞行员。2014年,中国民政部公布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中,肖特的名字在列。

中国人也较早开始援助国外难民,尤其是遭到纳粹迫害的犹太人。

1938年至1940年,有“中国辛德勒”之称的何凤山在担任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的两年间,为大批犹太人提供了“生命签证”。

0000003

2008年5月2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的“何凤山博士拯救犹太人图片展”上,何凤山的女儿何曼礼站在父亲照片旁。 新华社记者 张岩 摄影

“我的父亲曾告诉我,拿到签证的人,名义上是去上海,但实际上可以凭着签证去任何可通行的地方。”何凤山的女儿何曼礼对新华社记者说,“目前仍无法确定父亲当年签发第一张签证的时间,我们能找到的、最早的签证是1938年6月20日签发的,父亲在那年4月当上总领事,到6月里已签发了200多号。”

21世纪初,以色列政府授予何凤山“国际正义人士”荣誉称号,他的名字也被刻入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国际义人园”。2015年,美国休斯敦犹太人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授予何凤山“道义勇气奖”,以表彰其贡献。

中外学者的最新研究发现,1933年至1941年,先后有约3万名犹太人赴上海避难或寻求中转,有幸躲过纳粹迫害。上海也因此得名“东方的诺亚方舟”。

从天到地“生命网”

苏联空军志愿者们多次与中国空军并肩作战,参加保卫南京、武汉、南昌、重庆等地的空战,并远征被日本占领的台湾。

总共有2000多名苏联飞行员参加了援华志愿飞行队,帮助中国抗击日本侵略者,有200多人牺牲在中国战场。抗战结束前,苏军出兵东北,予日军重击。

苏联元帅崔可夫说过,在我们最艰苦的战争年代,日本没有进攻苏联,却把中国淹没在血泊中。

1941年后,中国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1942年春,盟军形成了在中国战区的统一指挥体系,越南、缅甸、泰国也被归于中国战区。

在重庆南山保留了抗战遗址群。这里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远东指挥中心。记者看到了中、美、英联合指挥作战的档案。

0000004

德“飞虎队”提供后勤服务的101岁南侨机工翁家贵在云南省保山市家中接受采访。   

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于1941年正式创立。12月,他们在昆明上空第一次作战就取得胜利。

一名记者在报道中描述,志愿队的飞机像“飞行中的老虎”。队里的中国翻译见到后,将其翻译为“Flying Tigers”,并将这个名字告诉了陈纳德将军,陈纳德和队员们都觉得很好,于是将航空队命名为“飞虎队”。后来,迪士尼公司的创始人华特·迪士尼还亲自为飞虎队设计了一个专属标志。 

“和我们一起工作的中国员工很棒,他们会尽力来帮你。很多员工都是技术工。如果现在我可以见到他们,我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熊抱。”服务飞虎队的第64航空站修理中队美国大兵汉克·特斯克回忆说。

为了赶走在缅日军,中国派出远征军赴缅作战,以巨大牺牲取得一系列重大胜利,有力协助了英美对日作战。

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的戴安澜是远征军的名将。1942年,美国政府为表彰他的卓越贡献,特别向其颁授懋绩勋章一枚。由此,戴安澜成为二战中第一位获得美国勋章的中国军人。

000005

史迪威公路开通时留下的历史瞬间,现展出于滇西抗战纪念馆。  

美国的援华物资早期通过滇缅公路,后来通过新修的中印公路到达昆明后,再经由滇黔公路运送到重庆和中国抗战前线。其中于1944年由中美携手修筑的“中印公路”,后来又称“史迪威公路”,在枪林弹雨中为中国抗日战场运送了5万多吨急需物资,被称为“抗日生命线”。

在史迪威公路打通前,也就是1942年5月,随着横亘怒江的滇缅公路咽喉--惠通桥被炸毁,以驼峰航线为主要运输通道的“空中生命线”承担起了给中国战场“输血”的任务。这一航线因需飞越喜马拉雅山南段峰状起伏的平均海拔5000米的山峦而得名。

“我们寻找并屠宰了昆明城及周边乡村的牛,因为飞行员急需补充营养,牛肉成为能够战胜敌人的最珍贵物资之一。”曾经参加滇缅抗战101岁的南侨机工翁家贵回忆说。

驼峰航线是世界战争空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付出代价最惨重的一条空运线。

直至1945年8月二战胜利,“驼峰航线”在大约39个月里,在中国昆明巫家坝等机场、印度阿萨姆邦汀江等机场之间构筑起辐射东方战场的空中补给网。驼峰航线共运送了80多万吨战略物资,约1500多名中美飞行员牺牲。

000006

美国“飞虎队”士兵与中国老乡留下的经典合影,现展出于位于腾冲的滇西抗战纪念馆。  

1942年4月18日,美国陆军航空队杜立特中校奉命率16架飞机轰炸日本本土。任务完成后,除一架飞机降落在苏联,其余15架分别降落在中国的浙江、江西和安徽。

情况危急中,当地百姓舍身营救64名飞行员。同年5月,日军对杜立特轰炸机队机组人员主要降落地点浙江、江西发动大规模报复性进攻,并使用了细菌武器。

二战中,中国抗日战场成了亚太地区盟军对日作战的重要后方基地。中国建设了成都、昆明、柳州、桂林等空军基地,中国民众为修建和保护盟军所需机场,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

史料显示,从1944年夏至1945年8月15日,美军出动飞机数万架次,对日本本土多座城市实施战略轰炸。其中一些轰炸机就是从中国民众用简陋工具修建的空军基地起飞的。

“这期间,中国人彻底明白了制空权的重要性。很多中国人,还有美国兵,都习惯仰望天空,希望残酷的战争早日结束。”翁家贵说。

如今,部分美国飞行员的墓碑仍伫立在腾冲、昆明、南京等地。“中美士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高的战场’上并肩作战。”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的话镌刻在腾冲的国殇墓园内。

为了和平的携手

中国学者新近在梳理已解密的美方档案时发现,1944年之后,美国曾先后派遣100多位各军兵种的军事专家进入延安和晋察冀、晋西北、冀中等敌后抗日根据地,深入调研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武装力量动员人民群众投入抗日战争的情况。他们向美国发回4万多件机密观察档案。

这表明,中共控制下的敌后根据地是美国军方在华搜集情报的来源之一。中共曾主动把军队活动信息、日军情报交给美方参考,仅书面报告就多达120份。通过多国合作,在延安等地建立起的气象站和电台网络,为盟军飞行员提供了更安全的飞行条件。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一个展览中,有一幅中国年轻人的照片。他目光炯炯有神,英气逼人。照片下面有一段文字:诺曼底登陆期间,中国工程师叶绍荫带领科研团队,攻克了真空管超负荷运转难题,保障了盟军7000多架飞机的地对空通讯。

000007

那些手带、手环象征多国军民联合打赢反法西斯战争,现收藏于滇西抗战纪念馆。  

二战中,中国华人华侨也以空前规模组织起来,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支重要力量。史料记载,二战期间,有1.3万多华侨在美国陆军服役,占当时旅美男性华侨总数的五分之一以上。

在反法西斯的“国际部队”中,还有一只被称为“日本八路”的特殊队伍。1939年,以杉本一夫等日军战俘为核心,成立了“华北日本士兵觉醒联盟”,先后有1000多名日本战俘加入中国抗战阵营,成为“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谈到了抗战时期的国际关系:“国际的条件,使得中国在战争中不是孤立的,这一点也是历史上空前的东西。”

当时二战“三巨头”曾给予中国很高评价。美国总统罗斯福说,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垮了,你想有多少个师团的日本兵可以调到其他地区来作战?英国首相丘吉尔说,如果日本进军西印度洋,必然会导致我方在中东的全部阵地崩溃,能够避免上述局势出现的只有中国。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说,只有当日本侵略者的手脚被捆住,我们才能在德国侵略者进攻我国的时候避免两线作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5月在《俄罗斯报》发表署名文章写道:“在那场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自由与奴役的殊死战斗中,中国、俄罗斯等50多个国家的人民联合在一起,世界上所有爱好和平的人民联合在一起,结成广泛的国际反法西斯和反军国主义统一战线,浴血奋战,并肩战斗,终于打败了野蛮侵略者,赢得了世界和平。”

(图中未注明图片均由许晓青拍摄)

参与采写记者:白旭、张芽芽、李怀岩、姜辰蓉、牟旭、明星、周文其

编辑:刘伟、李华梁

原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我报道”

最新推荐

热点排行